/<%=cid %>" />
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,请 手机注册了乐虎号注册  | 
写文比赛季

配色:

字号: 18

手机注册了乐虎号:第五十七章 移祸江东又如何

小说:古剑照胆录      作者:风叶如笛      更新时间:2018-01-09 15:55      字数:3533
  刘恭礼对李龙海说的并不清楚,他们也不只是找李龙海,锦衣卫的一张大网已经撒出,为的是寻找翡翠西瓜和夜明珠,以及盗翡翠西瓜和夜明珠的人。

  今天早晨,刘恭礼到锦衣卫视事,因见龙行天的视事室门大开着,进去一看,见墙上写着“藤花山庄方煦到此一游”一行大事,便知锦衣卫出事了。找来两位值夜的百户问,晚上可听到什么响动,回说没有听到。但一见墙上的字迹,腿便软了下来。刘恭礼说道:“各罚半年俸,滚吧!也算你们运气好,若遇上了,小命还能保住?”

  刘恭礼命属下把锦衣卫衙门细细检查一遍,除了多了墙上这一行字,并没见少了什么。“方煦到此一游!”刘恭礼忽然觉得好笑。方煦要来,用得着夜里?先别说龙行天,我刘恭礼还不把他当上宾?分明是移祸江东之计!如果不是方煦,会是谁?一定是与方煦有仇的人,而与方煦有仇的人,自然便是宫本久治和麻生沙树了!想到了这两个人,刘恭礼心里一阵紧张,只怕他们不只到了锦衣卫衙门,一定还会有更利害的动作!

  没有容刘恭礼多想,内监前来宣旨,要刘恭礼立即入宫见驾,又悄悄的在刘恭礼耳边说了句:“宫里出事了!”刘恭礼这一吓可就吓得不轻。因为龙行天不在京城,锦衣卫所有的事都得由他刘恭礼过问,宫里一出事,直接的责任和追查的责任都落到了他的头上。刘恭礼随内监一进承天门,早有尚宝监的太监前来带路,说是皇帝旨意,要刘副指挥先去尚宝监看了,再去御书房见驾。

  此时,被宫本久治杀了的两个太监仍躺在原地尚未移走,只在身上盖了一块布。刘恭礼翻看一遍,都是尖刀所伤,应是凶手随身所带的短刀。

  刘恭礼走进尚宝监,大小一众太监个个灰头土脸,显见是打板子的打板子,罚俸的罚俸,没有一个逃得了。见刘恭礼进来,似乎是见了救星,争着向刘恭礼弯腰打躬,口称刘大人,都期望刘恭礼能即日破案,还他们一个公道。尚宝监的太监告诉刘恭礼,宫里丢失的是翡翠西瓜和夜明珠两件珍宝,又带他到墙边,刘恭礼看得分明,墙上写的是:“杀人盗宝者藤花山庄方煦是也!”几个太监跟在刘恭礼身后,七嘴八舌的议论着:“见过大胆的,没见过这样大胆的,盗了宝还留下名号,敢向皇帝叫板!”

  “方煦是谁?也太张狂了!不只盗宝,还杀了人,这是诛九族的罪名!”

  “刘大人,可就要辛苦你了!”

  “刘大人把钦犯抓捕归案,我们尚宝监请你喝酒!”

  “……,……”

  面对尚宝监一众太监讨好的笑容,刘恭礼却一直铁青着脸,一言不发。此刻,他心里已明镜似的,在锦衣卫留名的、在宫里杀人盗宝的,除了宫本久治没有别人。他知道这个人难缠,也知道自己的武功比他差了一大截,更知道凭自己对付不了这个人。他刘恭礼的一张冷脸掩盖着骚动的思惟,在走向御书房的路上,他在思考着也在组织着对皇帝的应对和锦衣卫对宫本久治的应对。

  大明的皇帝除朱元璋外,全都平庸。刘恭礼即将要见的嘉靖皇帝,便是对外侮胆小,在臣子面前却是威风十足。

  刘恭礼走到御书房前唱名进见,一声“进来”,刘恭礼便听出了也感觉到了此时的皇帝显得很烦躁很恼怒。刘恭礼向皇帝躬身行礼,说道:“宫中出了盗案,是锦衣卫疏于防范,请陛下治臣失职之罪。”

  嘉靖皇帝已是中年,正在御书房里烦躁的踱着步,还夹着恼怒。刘恭礼自请治罪,皇帝消了一些气,甚至连原先想责备的话都省掉了。他盯着刘恭礼,仿佛是在称量他的能力:“入宫如入无人之境,随便杀人越货,朕还安全吗?给你十天时间,把钦犯方煦抓捕归案!”

  刘恭礼迟疑片刻,使皇帝的吩付与自己的应对中留有一点空间,也使皇帝不快的情绪多少沉淀一些,免得自己说的话过于突兀。稍顷刘恭礼才说:“臣以为钦犯未必是方煦,而是方煦的仇家用的移祸江东之计。抓捕凶犯固然要用霹雳手段,未必很快便能凑效。”

  皇帝果然感到意外,带着怀疑的口吻问:“如果是方煦的仇家所为,嫁祸给方煦的,你可知道方煦的仇家是谁?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推断?”

  刘恭礼答道:“臣素所深知,是一个名叫宫本久治的倭寇!而方煦此时,当正与龙指挥在一起。”

  听说杀人盗宝的凶犯是倭寇,皇帝不禁一愣,脸上便有一种恼恨和无奈的表情,其间还夹杂了些畏惧。遂又问:“你认识方煦?认识宫本久治?倭寇一直在沿海混闹,现在竟敢深入皇宫,这还了得?”

  刘恭礼回道:“臣不仅认识方煦,而且很熟;对宫本久治,却只见过他的背影。倭寇闯进皇宫,锦衣卫未能尽守护之责,请皇帝治罪。”

  皇帝说道:“所以你以为方煦不会是凶犯,倭寇才是凶犯?凭什么?就凭你认识方煦?”

  刘恭礼弯了弯腰,反问皇帝:“陛下可还记得去年都察院审的通倭官员一案?”

  皇帝答道:“这是朕亲自过问的大案,如何不记得?”

  刘恭礼说道:“这件案子,其实起于十五年前。”

  皇帝没有插嘴,两眼盯着刘恭礼,而且很专注。刘恭礼接着说道:“当时京城有一个有名的古玩店,老板名叫青木正雄……”

  皇帝打断了刘恭礼的话,问:“他是倭寇?”

  刘恭礼说道:“不错,他是倭寇,那些涉案大臣的金银珍玩都是他送的,要这些大臣作他们的内应,宫本久治称之为‘青果计划’。当青木正雄造好名册准备送给宫本久治时,遇到了方煦的父亲,当时江湖大侠无邪子方彬,方彬杀了青木正雄,夺走了名单。”

  皇帝说道:“这个名单给倭寇拿走,可以挟制大臣,被都察院得到,可以惩治大臣,但对于方彬一点用处都没有。他拿去以后,是怎么处置的?”

  刘恭礼说道:“他来不及处置,因为宫本久治正带着一批倭寇追杀他。他逃回藤花山庄,先把名单藏好,宫本久治也到了,方彬以一敌众,死在宫本久治手里。”

  皇帝问道:“倭寇没有找到名单吗?”

  刘恭礼说道:“没有。是在十四年以后,由方彬的儿子方煦找到的,当时龙行天龙指挥和臣都在藤花山庄。龙指挥和臣两人把名单送往都察院途中,遇到倭寇劫杀,宫本久治守候在都察院里,他刚向龙指挥出手,方煦已到了他身后。”

  皇帝又问:“这样说来,若没有方煦,名单未必能送给都察院?”

  刘恭礼说道:“可以这么说,宫本久治吃了方煦的亏,想用移祸江东之计陷害方煦。”

  皇帝说道:“原来还有这些内情,锦衣卫立即搜捕宫本久治,方煦也不能置身事外,名义上他还是钦犯,叫他协助锦衣卫,只有抓捕宫本久治,取回翡翠西瓜和夜明珠,才能洗清罪名。逾期找不回翡翠西瓜和夜明珠,不能把宫本久治逮捕归案,惟你和龙行天、方煦是问!”

  刘恭礼躬身说道:“臣领旨,臣即着人搜捕!”

  刘恭礼离开御书房,才知道穿里面的小衣都汗湿了。他看似从容应对,其实极为紧张,怕皇帝天威难测,不听他的解释。若认定是方煦所为,他便无法缉捕,甚至放过真正的凶犯宫本久治一伙。

  回到锦衣卫,刘恭礼先着人南下知会龙行天,立即布置下属搜查京城各客棧以至寺院道观,大张声势,打草惊蛇,要他不安于京城。如果确是宫本久治,麻生沙树一定随侍身边,在藤花山庄时,有三十名锦衣卫见过麻生沙树,由这些人在各城门口布下眼线。刘恭礼要下属若遇见宫本久治,不可力敌,什么蒙汗药、迷香、鱼网,下三栏手段只管使,不必逞英雄白送性命。因想宫本久治的作派,不会自己把这两件珍宝带在身边,多半是托镖局送走,京城的镖局又以顺风镖局最有名,刘恭礼亲自带着管朝荣来到顺风镖局,谁想迟了一步。

  麻生沙树和秦升去顺风镖局,原本的打算要比刘恭礼设想的复杂得多。麻生沙树无法说出身份地址,顺风镖局的总镖头李龙海便不肯接镖,麻生沙树只得和秦升回到客棧。刚走到客棧门口,麻生沙树一眼见十几名锦衣卫武士乱哄哄正在客棧搜查,自己先拿了包袱闪过一边,叫秦升进客棧探探情况。秦升本身也有案在身,见了锦衣卫武士就像老鼠见了猫,总是心虚。这十几名锦衣卫武士由一个姓过的百户带领,锦衣卫办案多了,一双眼睛甚毒,见秦升年纪三十不到,背上揹一口厚背砍山刀,武功有点,但要进宫盗宝,还没有这个能耐,是以并不打算多问。只是见秦升仿佛在极力规避与锦衣卫武士,心生疑惑,喝问了一句:“你也是住在这家客棧的吗?:秦升答道:“不错,我确是住店的。“姓过的百户又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一个人吗?”

  问到姓名,秦升有点吱唔,他答:“我姓秦,是……是……一个人……”

  秦升不敢说是三个人,因为锦衣卫若问那两个人姓名,他可答不上来,而连同行人的姓名都说不出来,不是找事吗?

  姓过的百户见秦升说话吱吱唔唔,一双眼睛在秦升面上转来转去,说道:“我怎么看着你有点面熟?”

  秦升忙说:“这位大人一定是看错人了,在下刚到京城,与大人也是第一次见面。”

  姓过的百户身边一个锦衣卫武士忽然说道:“原来是你小子!”遂对姓过的百户说道:“大人,这小子一定是银龙山庄少庄主秦升,我们捉拿秦继宗时露过脸,逃跑时还把老桑射了一箭!”

  姓过的百户说道:“不错,我也想起来了,他身上这把厚背砍山刀与秦继宗的一般无二,把他拿了!”

  秦升本来就是惊弓之鸟,听锦衣卫武士嘴里说到“银龙山庄”四字,随即双脚用力一蹬,上房跑了。随即有几个锦衣卫武士上房去追,姓过的百户喝道:“有两个人追得了,我们的目標不是他,别放过了准点子,继续搜查盘问!”
手机注册了乐虎号(快捷键←) 上一章节 回古剑照胆录书目 下一章节(快捷键→)
加入书签  |  投推荐票  |  发表评论  |  打开书窝  |  返回书目  |  返回书页
QQ客服:93772450
Copyright (C) 2011-2016 手机注册了乐虎号 www.superlaton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声明:本站所有的作品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无关,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。
粤ICP备16045618号